咨询热线:
187-6845-5617

律师介绍

程达群律师 程达群律师,1973年出生,中共党员,浙江群恒律师事务所主任,杭州市第九届律师代表大会代表,杭州市律师协会调查委员会委员,杭州市钱塘新区优秀律师,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钱塘律师学院”名誉院长,黄山仲裁委员会仲裁员,达...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程达群律师

手机号码:18768455617

邮箱地址:yxcdq@sohu.com

执业证号:13301200710863924

执业机构:浙江群恒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杭州市下城区新天地商务中心望座四幢西601、602、603室

他山之石

实务|道路交通责任认定书在交通肇事罪认定中的作用

在道路交通日益拥挤、人手一辆私家车的今天,尽管人们已然意识到遵守交通规则的重要性,但交通事故案发率仍居高不下,这也导致了交通肇事罪成为日常生活中较为常见的罪名。看似构成要件简要,可一旦涉及到具体交通事故,交通肇事罪的认定却会演变成为一道道棘手的难题。其中,交警部门出具的道路交通责任认定书在交通肇事罪认定中起到的作用便是一道实务难题。换言之,厘清“交通事故责任”与“刑事责任”之间的关系,是否必须遵照“道路交通责任认定书”划定的交通责任分配来认定行为人的刑事责任?本文选取了微信公众号“上海检察”于2019年7月28日发布的某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作为讨论基础。


【案情简介】

甲驾驶车辆至路口,遇左转弯信号灯放行左转弯过程中,适遇乙驾驶电动自行车违反信号灯行驶至该处。甲所驾驶的机动车车头前侧与电动自行车相撞,甲未及时报警和救治伤者,驾车逃离现场,救护车在事发后40分钟到达现场,并宣布被害人已死亡。甲驾车逃离现场后于当晚将作案车辆藏匿于无名小路,丢车步行藏匿,并于次日流窜至外省市。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甲在事故发生后为逃避法律追究逃逸并藏匿,因此乙虽有过错,但甲仍需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乙无责任。那么,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责任”能否等同于交通肇事罪中的“责任”?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在交通肇事罪认定中的作用应该如何界定?


【争议焦点】

由于前情提要及案情简介均已将争议焦点阐述清楚,故不再赘述本案的争议焦点。


【法理分析】

《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了交通肇事罪,“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从事交通运输人员或者非交通运输人员,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在分清事故责任的基础上,对于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而《解释》第二条则进一步规定了行为人具备一定情形时构成交通肇事罪,如死亡1人或者重伤3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死亡3人以上,负事故同等责任的等等。可见,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将会直接影响行为人是否构成交通肇事罪,而通常来说,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会对行为人在交通事故中承担责任程度作出认定,诸如全部责任、主要责任、同等责任、次要责任或者无责任等等。


在本案中,犯罪嫌疑人甲因逃逸行为而被交警部门认定需要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根据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在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后逃逸的承担全部责任。换言之,交警根据这一事实对甲作出承担全部责任的认定并无不当。然而,结合具体案情,能够发现造成此次事故发生的真正原因是被害人存在过错,违章闯红灯后进入甲行驶的视野盲区。那么,问题来了,在认定行为人是否构成交通肇事罪时,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否必须采纳,还是仅供参考?


一、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证据种类

对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属于哪种证据种类,司法实务一直存在争议:有的观点认为属于鉴定意见,有的观点则认定书证。但,上述两种观点均存在不足之处。第一,鉴定意见是指由具备鉴定资质或条件的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针对案件中的专门性问题所出具的专门性意见。而交警部门以及相应的交通警察并不具有鉴定资质或鉴定条件,其所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不应当作为鉴定意见;第二,书证是以其内容来证明待证事实的有关情况的文字材料,通常形成于案发前。但是,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很明显形成于案发后,所以不能将其认定为书证。如证券犯罪中证监会出具的认定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究竟属于哪种证据种类一直模棱两可。本文认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可以作为刑事诉讼中的证据,但需结合具体案情及其他证据来综合审查,而不是盲目采纳其中的责任分配结论。


二、在证据审查标准上,刑事案件应当比行政案件更为严格

根据违法相对性理论,前置法的违法性应当与刑事违法性有所区分。尽管刑事违法性来源于前置法的违法性,但是刑事违法性仍应保持自身的独立性,即刑事违法性的认定要严格于前置法违法性的认定。换言之,在证据审查标准上,刑事案件应当比行政案件更为严格。当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在分配责任时,往往是基于形式、追求效率,推定式地划定交通事故中各方当事人的责任。但是,在认定行为人是否构成交通肇事罪时,应当注重实质,不能仅依照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来确定刑事诉讼中行为人关于交通事故责任的分配。


本文认为,当审理交通肇事案件时,控辩双方对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存在异议时,法院应当对该证据进行有效地审查。在能够查清案件事实的情况下,不能直接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认定行为人交通事故责任的证据,而是应当认真听取被告人的辩解,查看监控视频,综合全案证据进行分析。如果确有证据足以推翻交警部门的推定责任的,应当实事求是地作出认定符合案件事实的责任分配,不采纳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认定结论。回归到本案中,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推定甲承担全部责任应当结合实际案情进行实质审查,不应直接采纳该认定书的责任分配结论。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达观刑事法治网

浙ICP备1705982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1802001570 Copyright © 2018 www.dgfazhi.com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杭州市下城区新天地商务中心望座四幢西601、602、603室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